二手眼光下的奇异世界

  表买了许多年,一直偏向于一手新表,但对二手表也有着阶段性的偏好。关于后者的矛盾态度,一方面因为其挤干了很大部分水分觉得它们在价格上最实惠,另一方面则觉得很容易碰到种种预想不到的问题甚至真假难辨而不敢随便出手。然而,毕竟在圈内算是个老人了,二手表尤其是专业拍卖行里的二手表还是不断地在买,眼下似乎正处于一个买意甚浓斗志高昂的阶段。最近不断有人专门前来讨论沛纳海的问题、卡地亚的问题,看来早些年我所纠结的难题如今也成为了许多同好关注的问题。对此,个人最大经验是,不要以二手眼光审视整个行业乃至所有的产品。

  平心而论,这些年来表迷买的表越来越多,远远超出了实用范畴。当然会在购买之初就带有一定的鉴赏加收藏的味道。这里应该注意,手表既然是一种商品就会发生价值涨跌不定的情况,就像眼下正在经历大跌的黄金一样。其次,与电器、时装等一旦卖出作为二手货上市就越来越不值钱的所谓“落地半价”不同,中高端钟表传统上一直有着比较大的二手再售价值,手表保值说因此而起。然而,钟表的再售价值受制于品牌、存世量、需求情况、保存状态乃至经济大势的背景与买家口味的变化而不断变化,这就是行家眼里二手表买卖的复杂有趣之处。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时间,传统上不管怎样稀缺的表,五年甚至十多年后才会陆续出现在二手市场,而且前任主人多少是使用过它的,与目前这样一手市场与二手市场同时买卖新表的格局有很大的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一般来说再售市场上价值缩水率最高的是女款、电子石英机芯表、镶钻款式与名气不大的品牌以及被使用过磨损严重的产品,这恰恰解释了网络上最近流传的几十万的卡地亚表到了拍卖行里成交价只有几万的问题。其实,请教二手表行家,卡地亚一直是卖得颇好的品牌:不久前结束的上海拍卖行钟表专场lot1019一只卡地亚三问万年历双秒追针计时月相表以27万元成交。更早一点时间,4月7日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中,两座1990年代制造的卡地亚台钟——火鹤与莲花座台钟与莫卧儿亭阁神秘座台钟也是特别地抢手。这些年卡地亚设立了专门的机构搜罗一流古董,因此也多少影响到收藏市场行情的水涨船高。之所以在不同的人那里有着完全不同的评价,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以二手的眼光看一手新表世界的结果。

  这就又涉及到所谓收藏的问题。直到大约8到10年以前,内地的藏家还是以跟随香港同好为主,于是香港流行的炒作也一直影响至今,甚至不少业内有影响的大腕级人物都不能够免俗。其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以上述二手眼光来衡量一切,尤其是最新上市的表——于是眼下流通性好的被归为当炒一类,不惜哄抬物价,而不当炒的品种即便有着超高的性价比也没有特别多的人喜欢。有些品牌有些表款一开始觉得公司方面会立刻停产,就大力炒作,一旦发觉其持续不断地供货对它兴趣立减,说到底还是不见得特别从内心里喜欢它的技术与设计。

  二手眼光之下,钟表的服务与品牌价值都很大程度被忽略,更没有考虑到这是否被偷被抢的赃物以及是否会有“破财招灾”之类的“霉运”上身。若只想图个实惠尽可以赌一下运气,若想做收藏或者留个传家宝之类的,还是尽量从传统的一手角度理解市场、选择表款吧。

 

原文出处

TAGS:奢侈品产业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