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有句颇有名的关于服装政治的“裙摆理论”(Hemline),“裙子有多短,经济就有多好;相反裙子有多长,市场情况就有多糟糕”(原文:In good economies, we get such results as miniskirts,  or in poor economic times,, hems can drop to the ankle almost overnight.  --George Taylor in 1926 )这句把一个裙长扯到经济市场的话,作为设计师反驳者占了绝大多数,理由无非有二:1、设计的出发点原本是要引领属于产品风格的的人群,而非被外在因素强暴性定义;2、对于设计,原本也是出于私人情感的表达,怎么就扯到那么麻烦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呢?

问题就是,做服装设计是为了表达点什么嘛?

在北京混的时候,有两个亦师亦友的设计师,(也是前任老板)都是做独立设计师品牌的,用独立设计师来支持观点,这是我的小心机,请淡定。

Alicia Lee,一名自由设计师,因为才气自然而然走上设计之路,在三里屯自在而自由的构筑自己的设计室。天蝎座的才气,从她身上感觉到完全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对于色彩、面料、廓型、裁剪、甚至听起来更不靠谱的意识形态上都充满了不知从哪信手拈来的满身灵气。08年的第一个产品系列叫“森林里的骑士和柳梦梅 HERO of the opera, LORD of the forest” 一听这不靠谱的名字,有的文艺青年就浑身打颤了,怎么那么有才的名字?再来看看产品画册用到的概念,一个帅气阴柔的金发帅哥,带着一撇梦中的小胡子,着一身水绿碧青的衣服,站在个破池塘边,是在等你,还是在等梦中还生的杜丽娘?你到了,是不是就要拉上你去私奔,你不到,他是不是就在水池边孤寂等待一辈子?


服装是梦想,更是一种渴望,从讲述一种生活方式到态度的表现,或者讲述一个自己的故事,这种被放到服装上的臆想,从来都未有停止过。

用到昆曲中最广为流传也是最受欢迎的曲目“牡丹亭”中的角色人物,以及对昆曲里妆容特色的提取,应用到衣服领边设计,收腰处也多收两寸,显得春色更佳;面料则用羊毛的粗粝质感和真丝的细滑对比,一边冲撞一边渴望包容。


金发的“柳梦梅”和他梦中的“杜丽娘”终于相见,是在梦里,在生死的边缘,还是在池塘边的黑夜里,等待执手逃离?!用丝绸用毛呢、用层层叠叠的碧绿和春红、用无限的曲线弧度去演绎这一段至死之恋在梦中的辗转反侧。所有的用心都用到了每一个衣角转折,转省收褶,至于别人的解读又是如何,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那服装设计是要表达点什么?和笔者敲着键盘一样,说两句放在心里好久的话给听的懂的人听,嘿嘿,其实就是想让自己爽一下,行不行?

2014年怎么样了?留着下次再扯点别的,再爽一下吧~

 

 

   

TAGS:奢侈品产业代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