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互联网成长的这代消费者是不容易忽悠的,购物越来越有目的性,逛街已不再是不可替代的休闲活动。买什么该去哪儿,大家心里都十分有数。

自从微信替代微博成为最常用的社交工具,我陡然发现朋友圈里不少朋友都开始“经商”,有卖翡翠玉石的,有卖大牌包包的,有卖奶粉奶瓶的。这些朋友大多属于“下海”创业,有的是银行职员,有的是国企员工,有的是全职妈妈,总的来说没有一个是自己销售产品相关行业的。我觉得他们的路道都很粗,记得有一位正在“创业”的好朋友告诉我她是“买手”的时候,我心想,我也是搞过几回买手培训课程的人好吗?

说来惭愧,我虽身处时尚行业,却一直没寻到能拿来卖的东西,要么是品牌看不上我这小本经营的思路,要么是我看不上厂家生产出来的东西。

微信上“下海”创业的亲们归根到底是海淘代购的分支,利用的是产品国内外的价差,区别在于此前淘宝代购一切都在明面上,你若价格开高一点,我只要按照价格一排序就能找到更便宜的。现在朋友圈是封闭模式,价格空间大了许多。此外,上新也不用开电脑,手机点几下,随时随地都能卖货。最重要的是朋友圈绕过了原有的网购成交模式,既然是朋友,总有一些“信任”在里面,信则买,直接打款,不退不换。至于售后服务和投诉,那是没有的,最多撕破脸皮,拉黑绝交结束。

最有趣的是,现在的海淘代购都可以现场直播,他会告诉你今天要去哪个Outlet,会去哪些大牌店,你要做的就是随时刷朋友圈,保持通讯顺畅。现在不少大代购都直接与店铺建立了默契,可以在店里试穿拍照发微博微信,甚至有品牌希望开拓中国市场时,还要考虑一下是否会影响到大代购的生意,而造成原有生意的损失。

除了海淘代购,另外一种我曾以为濒临灭绝的产品也开始在微信上死灰复燃,那就是外贸原单、尾单和仿单。当然,没有一位亲会说他卖的是仿单,肯定都是厂里流出来的原单,至少也是尾单。爱马仕的围巾800多,纪梵希的手包1000多,普拉达的尼龙包300多,每一款都来自他神秘的七大姑八大姨的厂子。当你拿到东西产生疑惑时,他会告诉你,这些流出来的东西都是小有瑕疵的,这个价就不要苛求什么了。

人人都有开店梦,从开街边小店到淘宝到微信,只是通过不同渠道圆了梦。梦越容易做就越容易醒,热潮退去不会太久,海淘代购做搬运工就只能赚搬运的钱,至于卖假货的,一方面透支的是友情,迟早要还,另一方面微信也肯定会逐渐严格把关。记得学生年代,不用去健身,逛街就能减肥,为了买双运动鞋,从淮海百盛一直逛到南京东路置地广场,在确认了哪里最划算后再折回那个商场买单。现在,体力没有了,时间更没有,但是商品和渠道愈加丰富,对品牌和商家也更了解,在哪里买对的还是颇有把握。

买珠宝腕表选品牌,劳力士的表“恒动”,戴比尔斯的钻石“一颗永流传”,卡地亚是“皇帝的珠宝商”,至于和卡地亚“时间艺术”展览开展同期热炒的“质量风波”,起因只是品牌未根据某省要求去当地检测,个中原因不言自明。买时装选店铺,连卡佛应有尽有,JOYCE时尚尖端,IFC商场一网打尽。至于买电脑、电视、啤酒、大米,京东、天猫、1号店比一下就可以,这些傻大笨粗的东西,还是请快递师傅帮忙搬一下比较划算。

现在的消费者购物越来越有目的性,逛街已不可能是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休闲活动,瞎逛逛就买一堆莫名奇妙没用的东西回来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瞎看看倒有可能,东方CJ的那些阿姨妈妈之忠实,我在线下活动上是见识过的。

伴随互联网成长的这代消费者不容易忽悠,群众的眼睛虽然有时会被麻痹,但确实是雪亮的,消费者最终选择的还是那些经过考验的品牌商,或能创新的商家。我老婆在网上买了一个69元的温奶器,以为捡了大便宜,后来在马路对过的妇婴商店发现也卖69元。她的感叹是,现在都不会先去逛一下再网购了,我的观点是她已经能估摸到这东西卖多少钱合理了。另外一个例子是,在谷歌常常无法使用,百度里的搜索结果又被各种付费广告占据的情况下,妈妈们最终买的还都是差不多的母婴产品,并没有轻易被搜索结果左右。

前些日子去深圳拜访了可派,这家国内最早的买手店集团推出了NEWNEWCO会所店模式,在公司总部大楼的会所里,客户需要提前预约,每次即使搞活动也仅接待几位顾客,已确保能够服务到位。会所里有巴黎高级定制品牌,有伦敦的前卫设计师品牌,有意大利限量手工包袋,甚至还有手工折叠自行车,涵盖高端生活的方方面面,顾客甚至还能将自己的衣橱放在会所里,由可派打理。

无独有偶,珠宝行业也出现了会所模式,在上海的衡山路开了一家叫Jewelvary的珠宝会所,卖的1000多件珠宝,来自几位意大利珠宝设计师,在会所的二楼和三楼展示。一楼是画廊,四楼还有天台。路人经过,绝不会想到这是一家珠宝店。看来未来逛街发现好店的可能性将会变得越来越小。

原文刊载于《外滩画报》

TAGS:奢侈品产业代购